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WWW.308PP.COM_WWW.544QQ.COM_成人专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麦 >

罗中立 26年后再看《父亲》

时间:2014-01-20 12:09来源:22 作者:www.linoge.net 点击:
罗中立 26年后再看《父亲》 罗中立 罗中立 26年后再看父亲雅昌网正在“追忆何溶和他身历的那个年代”,今天作客雅昌网,向我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也是与何溶相关的问

罗中立 罗中立 26年后再看《父亲》

雅昌网正在“追忆何溶和他身历的那个年代”,今天作客雅昌网,向我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也是与何溶相关的问题。能够说,在那个年代(70末80初)出现的一切重要的艺术现象和艺术问题都和何溶主持的《美术》相关,我翻出那一时代的《美术》杂志,不由回到那个思维沸腾的年代。1981年《美术》第一期封面刊登了罗中立的《父亲》,接着引来一场关于《父亲》的争论。争论的焦点:《父亲》是在颂扬现实还是暴露现实?

  事实上,这一时代的美术作品其主要偏袒既不是颂扬也不破碎是暴露,而主要是“反思”。是对“文革”10年乃至建国30年的反思。这一“反思”是在思维解放运动的深阔背景上展开的。自1979年以后,一批反思“文革”、体现“伤痕”的批评现实主义作品和乡土写实作品首先出现在四川年轻的艺术家中:高小华的《为什么》陈丛林的《1968年×月×日——雪》、王川的《再见吧!小路》、何多苓的《春风已经苏醒》、罗中立的《父亲》等等。这其中,罗中立的《父亲》不仅在美术界,在思维文明界及整个社会都产生平凡反响。一幅画能在这样大的范围内产生这样大的影响,恐怕在中国还是前所未有的。

  《父亲》在当时何以能产生那样广泛的影响?以至在今天来看,它所提出的问题、深入的批评意识和反省意识仍然是尖锐的和意味深长的。

  首先,罗中立绝不仅只是以超写实手法画了一个老农的肖像,而是提出了一个到底是“谁”应该被“我们”尊称为“父亲”的问题。建国30年来,囊括文艺作品在内的各种宣传品都在向我们灌输一个思维:可以被我们称之为 “父亲”的只有堪称为“大众救星”的“强劲首脑”。但是,《父亲》一画却将一个满手老茧、满身臭汗的老农指称为我们的“父亲”。用确定一种说法的方式来暗示对另一种说法的否定,这是在那个期间唯一能够运用的策略。以悼念周总理为理由来抒发对“四人帮”专制不满的“四五”运动所运用的就是这样一种策略。当罗中立怀着深入的人道主义情感,以过去画首脑人物才可用的平凡篇幅来画一个老农时,他事实上是点破了千千万万人们的心里共赞同识到的一个“可怕”的思维,他向我们提示出一种新的价值观:一辈子辛勤恳作、养育我们的是谁?我们应该尊重的人是谁?我们应该“谢恩”的是谁?正是我们面对的这位“父亲”。本来,任何首脑人物也都应该是大众的“儿子”,但在那个宣扬个人迷信、狂热于个人崇拜的期间,首脑却成了大众的大救星,需要大众来深恶痛绝,把事件反了过来了。罗中立在他的《父亲》中不仅提出了这个问题,并且把颠倒了的事件再颠倒过来。但在这幅画诞生的那个年代,这番话也还是只能意会,而无法明白无误地讲出来。

  罗中立在《父亲》中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建国30年了,新中国给我们的“父亲”带来了什么?他们的生涯到底发生了多大的变化?我们的“父亲”为什么依然活得这样苦?我们作为他的儿辈,对得起他吗?我们应不应该问心有愧?我们应不应该脸红?我们应不应该反省一下我们自己的工作、自己的作为?残忍的“父亲”端着粗瓷大碗望着我们,他愈是无言、无怨、无责备之心,我们便愈感到羞愧。当时的省美协领导在检查这幅画时,敏感到这位“父亲”无言的逼问。但为了掩饰这种外表的愧疚,采取的措施竞然是给他的耳边插一支圆珠笔,以增强“期间感”,以区别于“旧社会”。不敢正视现实、没有勇气作自我反省的人是不可能退步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社会、一个政党异样也不例外。画一个仍然活得又苦又累的“老农”,又以“父亲”加以命名,这本身已经意涵着画家深深的人道感情,也正是这种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人文关怀,才唤起他作为一个儿辈的自省与自责,并经过这种自省与自责,唤起更多人的同情心,以在这种自我反省中促成社会的退步。而《父亲》所取的社会批评立场正是经过艺术家的这种崇高的人道感情和“内省”意识而达成的。

  罗中立在《父亲》中提出的第三个问题是:所谓现实主义的切实性原则究竟所指何为?社会主义文学艺术的模式是否只能是颂扬光明?艺术家的社会职责是否只能是唱赞歌?从《父亲》在当时引起的争论不好看出,在那些所谓的“正统观念”来看,《父亲》无疑是在暴露社会主义的“阴暗面”:几亿农民当家作主,翻身得解放,欢天喜地过上幸福生涯,怎么会被体现成这个样子?这清楚是在给社会主义的脸上摸黑。能够想见,固然作品获了奖,但对于画家来说,在当时的条件下,这种来自“正统观念”的压力也不会小。起初,罗中立又画了《金秋》就是证明。《金秋》让我感到是画家对《父亲》的一个不得已的“修正”和后退,因为它又回到“正统观念”所能容许的颂扬模式之中——吹锁呐的“父亲”正在庆歉收,“歉收不忘共产党”,“父亲”吹出的歌,当然是颂扬新中国,颂扬新社会,颂扬共产党。在建国以来的30年中我们就是这么做的,并且认为这样美化生涯才是所谓“现实主义”的切实性。而《父亲》却放弃了对社会的这种虚假粉饰,真正回到现实主义的切实性原则下去。《父亲》所以能在广大的观众中引起共鸣,正是因为它说出了一种切实。可以有勇气说出这种切实,是基于对“人”的关注。30年来,我们的美术作品还从来没有象《父亲》这样,将抒发的主题真正深化到“人”的层次,进入到“人性”的深度。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父亲》的出现是划期间的。

博宝申明:博宝艺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批准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危险自担。

延伸阅读:

2007罗中立奖学金获奖作品展在渝开幕

2007届“罗中立奖学金”的评委肯定

2007罗中立奖学金获奖作品展重庆开幕(图)

川美首次为“黄漂”艺术家办画展罗中立:将为他们提供更好平台(图)

罗中立 农民题材绘画的创作与批判 以《“农民·农民”藏品暨邀请展》为例

青年 艺术 将来——罗中立奖学金获奖作品展开幕

2007“罗中立奖学金”评委已肯定

罗中立代表作《风筝》江苏嘉恒待拍

罗中立:我就是要营造一个气场

2007届“罗中立奖学金”的评委肯定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