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WWW.308PP.COM_WWW.544QQ.COM_成人专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麦 >

1949百万两黄金运台:蒋经国问心有愧,称每个铜钱都是血【3】

时间:2013-11-01 09:11来源:22 作者:www.linoge.net 点击:
数百万两黄金抢运入台,成为蒋介石寄望东山再起的本钱。然而再多的黄金也挽回不了一个时代的变局,收买不了一个时代的人心。

黄金草约异样消失无踪。

台湾档案资料显示:1949年1月27日,央行交付1317箱档案送上了自上海开往台湾基隆港的安定轮,途中沉没于舟山外海,五名央行工作人员及上千箱央行档案,都随船沉没。而黄金草约很可能就在这批档案中。

不过吴兴镛查阅央行往来文书后以为,随“安定轮”沉于海的应该不是最重要的央行账册,因此更残缺的档案很可能在广州、重庆、成都或台北的央行档案内。当然,也不扫除战乱中遗失或被故意销毁的可能。

但是,吴嵩庆生前异样疑问纠结:这笔黄金的账目到底清不分明?军需署收支司副司长董德成生前曾谈到,到台湾后,老下属吴嵩庆曾让他核算准确数字。

“东运在东,西运在西,天天变地方,总数兜不起来。”董德成说。

蒋介石《大溪档案》显示,拨到吴嵩庆名下的黄金,分成 6 批实现,共70 万两。但运到鼓浪屿的黄金总数却是100万两。

辗转追寻“黄金密档”多年的旺旺中时媒体团体台湾长天传播总经理丁雯静称,除了厦门绝密战时金库外,起初倒戈投向共产党的国军第一战舰“重庆号”上,存有28万两黄金,或许正是那批失踪黄金。

“重庆号”后被国军轰炸机炸沉于葫芦岛军港。丁雯静从上海一位不愿泄漏姓名的“重庆号”老兵口中获悉,1951 年4 月,解放军曾打捞“重庆号”遗骸,共捞起银元三十余万元、黄金十余万两。

暗战

蒋下野后,俞鸿钧也随之去职,接任“央行”总裁的刘攻芸却以为,“以蒋介石下野之身,委实不宜继续下令搬移国库存金”,因此对蒋氏父子一再催办的黄金密运事宜束之高阁、一再推延。

1月28日,以央行常务理事身份在上海继续筹划黄金密运的俞鸿钧,密电蒋介石“请经国兄催办”。这催办对象,指的正是刘攻芸。这时,距离蒋下令全副划出国库黄金已18天。

直到2月3日,俞鸿钧再次致电蒋经国称“沪存金银已洽刘总裁迅运,此间事务,大体就绪。”可知俞鸿钧终于压服了刘攻芸。

此间,空军总司令周至柔、海军总司令桂永清、联勤总部总司令郭忏三人,于1月30日奉命一同抵沪,与军需署长吴嵩庆一道拜会刘攻芸,合作俞鸿钧的极力劝告。刘攻芸终于动摇,赞同交出国库盈余黄金银元。

但刘攻芸已从此得宠于蒋氏父子,起初固然也去了台湾,终究未能立足,只能悄然去新加坡终老。

2月6日,空军运输大队所属南京、上海机场同步接到紧急动员令。入夜时候,两地运输机队同时腾飞,载着55.4万两黄金直奔台湾。

至此,南京国库未然净空,上海国库则只留了20万两。而台湾已有当时国库黄金总数的非常之六,共300.4万两。

刚摆平刘攻芸、如愿运出黄金,2月8日,蒋介石又风闻李宗仁正设法控制中央银行,立即派侍从秘书周宏涛飞赴上海。周宏涛打探到,此时中央银行存金已大部如期运厦台,“存沪者仅廿万两而已”,蒋介石这才放下心。

等到李宗仁发现国库黄金被搬空,已是2月17日,距他就职总统近一个月。李宗仁立即严令刘攻芸,不得再将中央银行存金运到他处。刘攻芸没有答复。

李又致函台湾省主席陈诚,要求运回黄金,并动员桂系立法委员施压。陈回函称“此事归属央行管辖,请找央行协调。”李再找央行,刘攻芸答复“黄金现在已经既定在保管中,不宜再运出去。”

李宗仁的命令,最终只能进入档案柜。

陈诚的报告到达溪口后,蒋在日记中称“李、白运动立委,拟将台厦现金运回支付政事,期以半年用光了事,这种卑劣阴谋,不惜断送国脉民命。”

但李对这批黄金从未放弃,甚至向蒋介石送达备忘录,但蒋未予理睬。“李德邻留桂不来穗,其目的在要求军权与财权。”(《蒋介石日记》1949年5月2日),而美国也以此借口拒绝援蒋,“美国务卿问顾(维钧)大使……‘何以不用台湾存金’”(《蒋介石日记》1949年7月3日)

抢夺

李宗仁到底没能把黄金运回大陆,直至1949年4月南京失守,他黯然离去。

李离去之时,上海街头也已一派临战氛围。负责保卫上海的汤恩伯,还有一项秘密使命:运出上海金库盈余的20万两黄金,及22万上海守军中的6万中央军嫡系。

5月中旬,蒋连续给汤发了五封亲笔信,信中明确批示,“除在沪保持金融之必要数之外,行留黄金2万两,银元100万元。”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