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WWW.308PP.COM_WWW.544QQ.COM_成人专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大麦 >

农村“牛人”色彩斑斓的生活

时间:2014-01-14 11:07来源:22 作者:www.linoge.net 点击:
农村“牛人”色彩斑斓的生活-新闻频道-和讯网

  编

  者按 在天山南北农牧区,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笃信勤恳致富、科技致富;他们,敢于背井离乡、走南闯北;他们,善于结交冤家、帮助乡亲;他们,做到了穷而不馁、富而不骄。其实,他们是极其一般的农民,因为具备了以上优秀品质,他们走出了封闭的村庄。尝到务工甜头后,他们不忘渴望致富的乡亲,他们一边带村里人外出务工,一边做慈善事业。

  村民们称他们为“牛人”。“牛人”在村民们的心目中很“牛”,他们只要站在村口,一些村民人造会围拢过来,向他们打听外界有什么新鲜事,哪里需要人干活,一天工钱多少等信息……

  记者赴各地州基层乡村采访,发现几乎村村都有这样的“牛人”,他们要么是富余劳能源转移带头人,要么是劳务输出经纪人。为充分展示新疆乡村热气腾腾的富余劳能源转移盛况,以及劳能源转移给农牧民带来的生涯变化和思维变化,本报推出聚焦新疆乡村务工“牛人”系列报道,今日刊登第二篇。 本报记者石速

  俗话说“好出门不如歹在家”,外出务工意味着惯有的生涯常态被突破,意味着生涯中不肯定的新困难随同身边。走的路是生僻的,四周环境是生僻的,打交道的人是生僻的,干的活是生僻的,在种种生僻之下,很多没出过远门的农牧民不敢设想,外出务工的生涯会是什么样子。但是,乡村务工“牛人”们率先进行了体验,他们回到村里后对里面生涯的描述,让其余村民跃跃欲试。

  从一个个务工“牛人”成熟而自信的面庞上,周身泄漏着的现代化气味中,记者了解到了他们在务工过程中经受的酸甜苦辣。平常,在他们眼里,外出务工当中色调斑斓的生涯是一种阅历、一笔财富。有了这些,人生不再单调。 累并伤心着

  12月18日,记者在库尔勒市采访,听说不少棉农正与熟习的务工“牛人”联系,为明年顺利解决“用工荒”做准备。库尔勒市普惠农场一分场植棉户于冬至和丈夫特意开车到于田县喀拉克尔乡麻扎吾斯塘村,拜访他们熟习的“牛人”胡加布拉·艾力。“明年干活的事件嘛,麻达(问题)没有,你们需要多少人,我们就能去多少人。”胡加布拉·艾力一边用丰盛的饭菜招待雇主,一边拍着胸脯保证。

  农忙时节,对于无所事事的种植大户来说,临时雇几名劳能源,往往是心急火燎的难事,但对于胡加布拉·艾力来说,招呼一群人是“尕尕的事”。胡加布拉·艾力能吃苦,同时也爱繁华,每次外出务工回到家乡,村里人许久没有见到他,人造问长问短,他像讲故事一样,讲述在外打工时期的多彩生涯。冬季,他不出去打工了,买了辆小轿车跑客运,专门拉村里到乡上或县城的村民,乘客听他一路上讲打工故事,自己或亲友想外出打工就和他联系。

  “其实,拾棉花等农活是很累的,一天从早到晚弯着腰干活,感觉腰都直不起来了。另外,拾花工的支出是按工作量算工钱,比如往年,拾一公斤棉花2.2元,想多赚钱,只有多挤出工夫拾棉花,而且还要手快。”于冬至对记者说。

  每年棉花播种时节,普惠农场的“棉海”里有成千上万的拾花工,在雇主眼里,他们没有疆内疆外之分,只有手快手慢之分。手快的拾花工如胡加布拉·艾力和妻子萨依浦加·玛力汗,每人每天能拾一百二三十公斤,手慢的拾花工一天只能拾三四十公斤。短短的棉花采收期内,胡加布拉·艾力夫妇和儿子能拾约15吨棉花,赚3万多元。

  胡加布拉·艾力拾花没什么秘诀,只是心里想着多赚钱,改善全家生涯。每天天不亮他就起床了,吃点馕、喝点茶就匆匆下地。中午,他破碎能够让妻子回居住地做饭,然后把饭送到地头,可为了多拾几公斤棉花,一家三口坐下来从包里拿出馕饼和泡菜,算是一顿午餐。几年前,他第一次到普惠农场打工时,便做好了吃苦的准备,自己打了一袋子馕背在身上,另一个袋子装的则是被子和衣服。起初,雇主帮他到库尔勒市买馕、买菜、买肉,给他们一家装备了被褥、电视机、电冰箱,他仍然以为,出门在外,能勤俭则尽量勤俭,能节省工夫则尽量节省工夫。

  只有到了早晨,一家人才轻紧张松地吃顿饭。不用雇主管饭,他们拾花的工钱每公斤能够添加一两角钱,胡加布拉·艾力夫妇宁愿自己做饭。晚饭过后,立即睡觉确定睡得很香,但喜好繁华的胡加布拉·艾力以为,失当的娱乐活动能够缓解疲倦。有时,他们一家和雇主一家一起看电视、看光碟;有时,他抱自带的都它尔弹唱,其余新疆务工农民听到歌声,跑过来跳舞助兴。 平安问题最重要

  一年复一年,胡加布拉·艾力带出去的务工队伍日渐宏大。雇主很高兴,将他来回的路费报销,或最终结算工钱时多给他一两千元,算是感谢。

  在胡加布拉·艾力看来,饭菜容易点,干活辛苦点,都不是问题。他最担心的问题,是他“手下”人的平安问题。“都乡里乡亲的,我把你们安全带出来,也要安全带回去,谁出点事件,我都不好给村里人交代。”打工过程中,一有机会他就对跟随他一同出来的村民们“啰嗦”。

  这几年,在乡村富余劳能源外出务工方面,各地基层政府都进行了收费培训,除了帮农牧民进步“双语”程度、掌握一技之长,对务工中往往遇到的平安事项、签合同事项也进行了反复提醒。

  “我们一起乘车往复,住在棉花地里后基本不再外出,交通平安问题不用多去思索;和雇主都是多年的老冤家了,不用担心拿不上工钱,雇主的第一批棉花一卖就付钱;跟我出来的人,我都把名字报到了村委会和警务室,并提早说好,谁在里面无事生非,以后就不带他出去。”12月22日,胡加布拉·艾力对记者说。

  末了,胡加布拉·艾力想到了一个曾让他最担心的问题,棉花拾完了,拿上一摞子钱平安不平安?这是每一个打工者面临的问题。他第一次外出打工完结时,从来没有拿过这么多钱,把钱塞进行李里、揣进怀里、绑在腰上,他都试过,直到安平安全把钱带回家,他才心里塌实。

  这两年,雇主帮胡加布拉·艾力想了个办法,最后把账算明白后,带大家到库尔勒市银行开户存钱。走出银行,来到熙熙攘攘的长途汽车站,胡加布拉·艾力和其余打工者一身紧张,银行卡的密码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回去后在本地银行随用随取。

  外出务工,状况不尽相同,带队的务工“牛人”会结合实践经验,规避平安问题。12月14日,吉木乃县恰勒什海乡副乡长叶尔江通知记者,吉木乃县水少、地少、人少,劳务输出已经成为农民增收的一条重要道路。以恰勒什海乡为例,全乡有30余人到哈萨克斯坦务工,其他人大多就地劳能源转移,干什么工作的都有。为了进步农牧民的平安务工意识,添加务工支出,乡政府加大了技术培训力度,开车、电焊等技术精湛了,平安事变的几率便会降到最低点。

  此外,外出务工者的平安问题,离不开务工“牛人”的示范和管理,往年年底,恰勒什海乡将对全乡十几名劳务输出经纪人进行奖励,奖励金额与输出人数、务工支出、和谐水平挂钩。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